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乱伦小说  »  搞了刘霞姐的女儿
搞了刘霞姐的女儿

搞了刘霞姐的女儿

面对眼前突然出现的年轻男人,刘霞先是柳眉一皱,随后也是无奈的叹了口气。-

-  眼前这个年轻的男子名叫王铁牛,曾经给石岗村拉过很多的粮食,不仅仅和自己的老公关系较好,而且在曾经的石岗村之中也是享有一片美名。
--
  当初这王铁牛找上门来时,说是要当男壮丁,刘霞自然非常乐意,毕竟王铁牛的人品与性子她是很清楚的。
--
  烦恼的问题就在这里,自己事先已经答应了王铁牛,但没想到半路上却是突然杀出了一个陈世美!而且这陈世美的魄力与力气丝毫不输给王铁牛,更何况两人的做事方式,那更是隔着十万八千里!-

-  先前那么多老男人嘻嘻哈哈,这个王铁牛不动风色也就算了,当二狗子的老婆要拿菜刀砍自己时,这个王铁牛依旧没有出手!
-
-  三番两次皆都选择了隐忍,刘霞身为寡妇村的女村长,显然是看不下去了!为啥?因为这个王铁牛实在太胆小了!-

-  当陈世美出手拦下二狗子老婆的那一刻,刘霞已经在心里给王铁牛下了死刑,这种男人要不得,若是招来当男壮丁,指不定寡妇村要受到欺负!
-
-  招募男壮丁不仅需要五大三粗,人高马大,但更需要有魄力,有胆量的真男人!反观陈世美,他已经完完全全的做到了一这点,甚至做的比王铁牛还更好!-
-
  更何况陈世美的哥哥乃是陈田汉,也就是陈小兰的老公,自己跟陈小兰又是好姐妹,所以刘霞相信陈世美的人品与性子也不会太差。-

-  “铁牛兄弟,真是抱歉了,我们寡妇村暂时只需要一位男壮丁。”-
-
  刘霞水嫩嫩的脸庞焕发出草莓般的红润,显然有些不好意思,但无论无何,她必须要反悔一次了!在刘霞看来,拒绝王铁牛应聘男壮丁的事情将会是正确的。-
-
  “刘霞姐,做人不能不讲信用啊!你..你先前答应过我的,怎么现在突然又好好反悔了?”
--
  那王铁牛显然有些闷闷不乐,刘霞原本已经答应了自己,这下可好,给这半路上突然杀出来的陈世美给搅合了。-

-  “这件事情,我也很抱歉,不过我只能说声对不起!”
--
  刘霞尴尬的脸色尽皆褪去,取而代之的乃是一种极度的威严,很显然,她那颇为霸气的女村长气势又再次显露了出来。
-
-  “为什么!难道这个男人比我强?刘霞姐,我希望你搞清楚情况!眼前这个男人来历不明,更何况,招募男壮丁的事情极为重要!万一让某些流氓地痞..”
--
  这王铁牛越说越大声,正想怒吼之时,陈世美却是冷冷一笑,随即洪亮的怒吼道:“少给老子装蒜!有本事来干一架?你敢吗?老子让你三回合!”
-
-  这番狂狮怒吼倒真是吓到了刘霞和陈小兰,没想到这陈世美不仅身手好,而且嗓门也特别大。-
-
  “你..你想干什么!”-

-  那王铁牛有些窘迫,虽然说自己块头也很大,但对方毕竟是一米八公分的男人,自己还真有些畏惧!-
-
  “识相的,赶紧走了吧,现在我是寡妇村的男壮丁!”
--
  陈世美甩了甩菜刀,随即翘起了二郎腿,那姿态,真是一个悠闲自在!
--
  “你..你给我等着!刘霞姐,你会后悔的!”-
-
  王铁牛恶狠狠的瞪了陈世美一眼,随即怒视了一眼刘霞,最后竟是慌忙的逃窜而去。-
-
  “切,胆小鬼!”
--
  陈世美做了一个鄙视的表情,看来这所谓的王铁牛也只会动用下身的玩意,上身的拳头根本就是棉花做的。-
-
  “刘霞姐,前面那个男人究竟是谁啊?”-

-  陈小兰拉着刘霞的粉红衣角,那一番乞求的模样,看的真是令陈世美心花怒放!-

-  “嫂子,你等着吧,总有一天,我会在木板床上狠狠的征服你的!我会让你知道,究竟什么才是快乐。”-

-  陈世美吞了口唾沫,虽说自己的嫂子离自己很近,但男女之事还是要慢慢来滴!俗话说得好,来日方长嘛,现在的陈世美只需要安安分分便好。-
-
  “好了啦,别闹了,你这傻妹子,姐姐已经是死了老公的女人,怎么可能会倾心于他村的男人呢?”-
-
  刘霞郁葱般的手指轻轻一点刘小兰那光滑的额头,随即风 骚的一笑,狠狠朝那牛奶般的脸蛋上捏了一把。看来先前王铁牛的出现,倒是给刘霞造成了不小的误会。-

-  “刘霞姐,你欺负我,真讨厌!”-
-
  陈小兰扭着圆圆的翘臀,娇嫩般的小蛮腰也是晃晃摇动起来,这两女嬉笑的打闹着,却是被一旁的陈世美给看在了眼里。-

-  眼前这两女皆都不错,一个可谓是凶狠的母老虎,但却是不失妇女的韵味,身材也是极为的火辣性感..-

-  另一个则是娇嫩可爱,并且还是自己的嫂子,不仅年龄成熟,胸前的两坨白嫩嫩的肉团也是颇为丰满。-

-  “欲破寡妇村,必先擒拿刘霞!”
-
-  陈世美虽然没读过几个书,但孙子兵法中的擒贼擒王他倒是一清二楚!只要将这刘霞玩弄于股掌之间,寡妇村的寡妇也会相继沦陷。
-
-  不过这刘霞颇为凶狠冷淡,而且性子硬,活生生一个阿庆嫂,想要征服女村长恐怕没有那么的简单啊!-
-
  “搞了刘霞姐的女儿?”
-
-  陈世美心中倒是有了这样的想法,她女儿也不错..-
-
  不过,这母女两的性格倒是一模一样!想来想去,陈世美还是决定先从嫂子身上下手,毕竟嫂子离自己很近,就算东窗事发,自己的嫂子也会顾忌面子隐瞒下来!-

-  之后在慢慢拓展,至于这刘霞,恐怕还是得以后来慢慢对付,毕竟这女人不是那么好征服的。-

-  “哎呀,别闹了!”
-
-  刘霞嫩白白的美腿微微一翘,随即便是摆出了女村长的架势,那一脸的娇蛮,活生生像一个十八岁的狡黠少女。
-
-  “村长大人,我知错啦,哼!”
-
-  陈小兰水灵灵的小嫩白手抓起刘霞的嫩足,随即便是一阵拍打,只见不少的灰尘腾空而起。见到自己的嫂子如此小鸟依人,陈世美也是不禁暗暗叹息,自己老哥死的真是冤枉!
-
-  嫂子在生活中便是如此的娇媚依人,那在床上还得了?在床上一定会是咿咿呀呀,疯狂的轻吟!尽管嫂子对自己很关心,甚至有些严厉,但是那骨子里的温柔与娇媚却是掩盖不住的!-

-  “咱们村的男壮丁还在这里呢,哎呀,别闹了!”-
-
  刘霞牛奶般的脸庞微微泛起红霞,随即嫩白的丰满大腿缓缓一翘,便是面带微笑的朝着陈世美走过来。-

-  “你刚才真的很勇敢,我很欣赏你!”
--
  见到陈世美先前那番男子气概,刘霞不禁微微耳红,乌黑的马尾鞭一甩,随即便是伸出了嫩白水灵的郁葱手掌。
-
-  “那不算什么,刘霞姐,你也是巾帼不让须眉!”-
-
  陈世美苦笑一声,没想到堂堂女村长,一个极为凶横冷淡的女强人,此刻居然会友好的伸出手掌来和自己握手!-
-
  “世美兄弟,希望你能为寡妇村多多做贡献!”
--
  见到陈世美不好意思握手,刘霞微微一笑,随即主动的抓住了陈世美的修长手掌。-
-
  “啊!”-
-
  握手的那一瞬间,刘霞只感觉一股滚烫的电流通过自己的身子,不停的流动,最终流到了自己的双腿之内,随即狠狠一夹嫩白大腿,只感觉奇异的肉麻感觉蔓延全身。-

-  这种感觉很久没有出现过了,除非是自己和老公在木床上恩爱挑逗,否者根本不会出现这种感觉!-

-  没想到如今和陈世美一握手,这种隐藏在骨子里的感觉竟然是死而复生了!刘霞飞快的松开手,脸色绯红,顿时间十分羞涩。-
-
  寡妇村不是很大,五十多座陈旧的茅草屋,一座破破烂烂的水泥房,这种乡村背景,看起来可谓是颇为的寒酸啊!-
-
  没有茶山,没有稻子地,除了一群各种各样的寡妇以外,陈世美倒真是找不出别的建筑物来。
-
-  “世美,快点,别磨磨蹭蹭的!”
-
-  刘小兰玉背肩上扛着一个巨大的包裹,圆鼓鼓的翘臀挺了挺,随即便是迈着风骚成熟的步姿走在了陈世美的前头。
-
-  “唉,嫂子的臀臀咋那么圆鼓鼓的呢?这哪里是中年妇女的臀部啊,这简直是一个弹性十足的橡皮球嘛!”-
-
  干燥的双手擦了又擦,陈世美下身已经湿透了一大片,望着眼前的嫂子,陈世美不禁一番感叹。自己的老哥前世一定烧了不少的香火,不然以他老哥那副模样,怎么可能会娶到陈小兰这样的女人?
--
  虽说自己的老哥和嫂子已经结婚有了三年,尽管时间不长,但这三年之内,嫂子一定被过世的老哥折腾的死去活来,别说是咿咿呀呀,恐怕就是半夜嚎哭尖叫也有可能!-
-
  毕竟的嫂子在现实生活中便是这么的温柔体贴,甚至小鸟依人,想想那美丽成熟的酮体,陈世美已经是按耐不住了!-

-  “嫂子,等等我!”-
-
  不知道受到了什么东西的刺激,陈世美胆大而又心细的拍了一下嫂子的挺翘丰臀,正想狠狠一捏,五个手指还没有抓紧那挺翘的美臀,竟然是顷刻之间被反弹了回来!-
-
  “这..好强的弹性啊!”
-
-  陈世美抿了抿干燥的嘴唇,心中的怒火也是愈发激烈,随即心中一阵仰天长啸:“嫂子!我何时才能够拥有你的身子!”
--
  正处于情迷乱意的陈世美一阵难受,大手正想捂住身下的龙枪,却是被一只嫩白的小玉手给紧紧的抓住了。-
-
  “世美,咋了?你干啥打嫂子的臀部?”
--
  陈小兰一甩玉肩身后的乌黑青丝,淳朴的妇人笑容瞬间涌上脸庞,这一番姿态,足以让人跪倒在石榴裙之下!-
-
  “我..我打蚊子啊!嫂子,你快看!”-

-  陈世美急中生智,立马伸出掌心,只见那掌心之中真的有一只不大不小的蚊子!-

-  “你呀,现在可得老实点,这寡妇村不像外头,很多妇女都是很保守的!”陈小兰这番话语已经很明显,她当然知道陈世美先前对她做了什么,有些事情,不一定要完完全全的说出来。-
-
  “多谢嫂子,我知道了!”-

-  陈世美得意的晃了晃身下的大柱子,随即大摇大摆的朝着正前方的茅草屋走去。
--
  “唉,世美这孩子,真是的!”
-
-  见到陈世美把自己的话语当作耳边风,陈小兰不禁叹了口气,心中也是一阵感伤,眼前的男人背影,实在和自己死去的老公太过于相似了。-
-
  “唉,我傻想什么呢,世美他怎么可能可以成为我的..”
-
-  陈小兰苦笑了一声,很快便是将这种乱了辈分的思想给抹除了。男壮丁的工作很简单,无非就是六点起床浇肥料,中午可以休息一会儿,晚上九点钟下班,半夜需要巡逻。-

-  中午和早上都很轻松,就是晚上比较劳累,毕竟寡妇村之内并没有男人。剩下的只是一小群老人幼儿,要说保护寡妇村,那恐怕根本起不到什么作用。-

-  陈世美自然也明白刘霞的用意,自己除了种田,劈材,送饭之外,剩下的责任自然便是保护好寡妇村..
--
  陈世美不禁叹息了一声,看来这一月3000块,还真是不好拿啊!-

-  “世美,你等着,嫂子给你开门去!”-
-
  陈小兰撅了撅浑圆挺翘的臀部,嫩白的玉手便是从粗糙的口袋内掏出一把钥匙,随即一插入锁孔,很快就打开了茅屋的大门..-
-
  “嫂子,如果这大门是你,我就是钥匙,我要进去!”
--
  陈世美心中疯狂的呼喊,握紧了拳头,很快便是走进了茅草屋之中。-

-  “世美啊,你现在已经是寡妇村的男壮丁了,很多事情,嫂子也希望你能够明白!
--
  我也不想多说,你今天的任务就是挖地,草屋之外的田地,一共三十亩,千万不能够偷懒啊!你刘霞姐已经特意的交代过了,若是被她抓到了,嫂子也不好帮你的忙。”
--
  刘霞再次挺了挺圆滑的臀部,美妙的身子缓缓弯曲,很快便是将陈世美的床单给抖了抖。
--
  “知道了,我会好好干的!”-

-  陈世美拿起角落之内的锄头,随即做了一个孙悟空的姿势,这个模样,倒是逗得陈小兰咯咯直笑。
--
  “好了,就这样了,嫂子傍晚来给你送饭!”陈小兰随手一拍陈世美的肩膀,便是踏着风骚的步姿走了出去。
-
-  “唉,嫂子啊!”
--
  陈小兰先前的那番话,陈世美自然清楚,那番话,无疑是警告自己不要太过于张扬,这里的寡妇都是死了老公的女人,皆都惹不得。-
-
  呆呆的坐在木板床之上,陈世美这才反应过来,看来自己的初步计划已经成功!拍了拍脸蛋,自己并没有在做白日梦,自己真的在寡妇村之内!
-
-  “挖地去!”-
-
  锄头一扛,陈世美颇为慵懒的抖了抖身子,随即两只鞋子一飞,立马便是光着脚丫跑到了田地里。-

-  “姐妹们,出来了,那个新来的男壮丁出来了!”-
-
  茅草屋之外,只见三名身穿花色短袖的青年少妇躲在这里,那一双双柔水的眸子,正紧紧的盯着陈世美那高大的身躯。
--
  “好帅啊,这就是那个男壮丁?”
-
-  “蛮高的,应该快有一米九了吧?”
--
  这些年轻少妇一个个皆都死死盯着陈世美,仿佛见到了甘泉一般,柔水般的眸子之内竟然是有着灼热的火花闪现。-
-
  看来这陈世美的出现,真是震撼到了不少的年轻寡妇,这三名年轻的寡妇已经是讨论的激烈无比。
-
-  “燕子姐,你去会会这个男壮丁?”
--
  “就是呀,帮姐妹们开开路,我们也想认识一下这个新来的男壮丁嘛!”旁边两名清秀的年轻寡妇一阵哀求,那番放荡的模样,看着便是令人浑身的火热。-

-  “你们两个该死的妹子,好事不叫我,坏事就偏偏叫我去!”
--
  被称为燕子的年轻寡妇有些不满,胸前两坨白嫩嫩的软肉有些颤抖,看来她心中也是动了情根,这新来的男壮丁真的很帅啊!
-
-  “燕子姐,我的亲姐姐,求求你,求求你了嘛!”-

-  身旁两名女寡妇一阵撒娇哀求,娇嫩的身躯不断的摩擦着这名叫做燕子的寡妇,终于..
--
  “好了好了!都别吵,我有个主意,你们两个过来,我仔细的说给你们听!”中间那名被称作燕子的年轻寡妇有些成熟,似乎三人之中,就这燕子的年龄比较大了。
--
  “懂了么?就这个办法,千万不能失败!万一被刘霞姐知道了,那可就完蛋了!”
-
-  那被称作燕子的年轻寡妇脸庞之上有些凝重,身旁的二女也是微微点头,显然同意了她的做法与说法。一旁的陈世美正在咿咿呀呀的唱着山歌,殊不知,一场诡异的阴谋正在向自己靠近。-

-  烈日当头,一缕缕金光源源不断的洒在了农田之内。不少秧苗皆都金鸡独立般的矗立在肥沃的土壤里,陈世美一边撒肥料,一边挥舞着锋利的锄头。-

-  来到寡妇村的第一天,陈世美心里还是有些乐滋滋的。毕竟很快就能认识到更多的寡妇,说不定这寡妇村之中真的是金屋藏娇,陈世美现在见到的寡妇也才几人而已。-
-
  刘霞颇为冷淡,甚至异常的凶横,手段也是极为的毒辣,这种女强人自己可是惹不得。嫂子嘛?嫂子虽然好,但是要征服嫂子,还是得慢慢来..
-
-  想了又想,陈世美不禁微微叹息,本以为当了寡妇村的男壮丁之后就会迎来美妙的日子,没想到现在却是这般如此。-
-
  “等着吧,征服嫂子的计划还没有完全启动呢,至少现在已经混入了寡妇村之中!”
-
-  陈世美拍了拍尘土,美滋滋的心情再度涌上心头。雄壮的肱二头肌一扛锄头,那美妙的山歌也是在此时响起,一想到傍晚又能够再次见到嫂子,陈世美心里别提有多么的高兴了。-

-  “妹妹你坐床头,哥哥我狠狠插!两腿分开秀恩爱,一柱擎天爽歪歪!”-

-  令人面色羞红的山歌再次唱起,仿佛天籁之音,不少山鸡野鸭都被陈世美这动听的歌声给震撼到了!-
-
  “妹妹你骑着我,美腿分悠悠,疯狂抖动浑身痒,一江**流洞洞!”-

-  唱完上句唱下句,陈世美可谓是怡然自得,整个人的精神也是舒爽了不少。附近的草庐之中,那三名年轻的寡妇也是颇为羞涩,一个个皆都面若桃花,她们万万没想到陈世美居然会唱这种山歌。
-
-  “哎呀,燕子姐,你快点去啦!”-

-  一名绑着马尾辫的年轻寡妇娇嗔道,脸庞绯红,十分的羞涩。-

-  “就是就是,快点去,待会晚上我和小婷妹妹帮你暖身子。”另一名寡妇也是颇为的年轻俊俏,一头乌黑的头发紧紧盘在一起,仿佛头上长着一个巨大的黑蘑菇。
--
  “真的?确定帮我暖身子?”
-
-  被称为燕子的寡妇有些激动,脸色面若红花,随即羞涩的一捏两人的嫩白美臀,不禁冷哼了起来。
-
-  “谁骗人,今晚就用大柱子狠狠揍她!”
--
  马尾年轻寡妇撅了撅粉唇,一副正经的样子,那摸样就好像一个十七八岁的刁蛮少女。
-
-  “姐妹们,帮姐姐掩护好,我去去就回!”
-
-  被称为燕子的年轻寡妇有些焦急,环顾了一下四周,看到没什么人,很快便是如母狗一般温顺的走向了田地。此刻,陈世美挖地的工作也快结束了,忙活了一小时,确实很累啊!
-
-  “我的妈呀,真是累死老子了,这哪里是男壮丁啊,这简直就是男保姆嘛!”-
-
  两腿一蹬,整个人犹如沉甸甸的稻子倒在了泥地上,嘴唇喘着粗气,手中的锄头也是缓缓坠落。-
-
  “不知道嫂子现在去了哪里?”心中的好奇心有些浓重,陈世美终究耐不住寂寞,这寡妇村,他一定要好好熟悉一番!-

-  “不管了,反正刘霞姐也不在,不如先去四周逛逛。”-
-
  说走,咱就走!说干,咱们立马就干!陈世美拍了拍屁股上的尘土,洗了洗脚丫,很快便是穿着鞋子走出了肥沃的田地。
-
-  没走几十步,映入视野的乃是一片巨大的稻谷房,说是说房子,但实际上乃是由许许多多的麦子堆积而成的。陈世美正好有些困,心中的歪主意一动,便是想爬进去睡个好觉!-

-  “铁牛哥,用力,快用力..嗯..啊..哼哼。”-
-
  “香儿,你挺住,我立马给你来一招老汉推车!”-
-
  激烈的喘息声不断的自稻谷房内传出,却是惊动了陈世美。好奇心上涌,陈世美满脸通红的拨开了一片稻谷..-

-  当眼前的一幕呈现出来时,陈世美彻底惊呆了!稻谷房内比较大,王铁牛浑身赤红,粗壮的双手正紧紧的抓着一名寡妇的嫩白细腿。
-
-  下身的大柱子不停的抖动,而那俊俏的寡妇也是脸色羞红,任由那王铁牛对自己的身体乱来。俊俏寡妇水嫩嫩的双手死死撑着泥地,圆圆的美臀高高翘起,正香汗淋漓的迎合着王铁牛的动作。-
-
  “香儿乖,我的豆浆马上就要射出来了,你快来!”-

-  那王铁牛浑身火热,狠狠一抽,那根巨大的柱子竟然是生生拔了出来!-

-  “啊!”
-
-  泥地上的俊俏寡妇一阵尖叫,随即竟然是缓缓的爬起,两条嫩白的大腿紧紧盘在一起,嫩白如水的双手则是颤巍巍的抓住了那根大柱子。
-
-  “铁牛哥,你射吧,好久没喝你体内的豆浆了。”
-
-  俊俏的寡妇微微脸红,十分羞涩的张开了粉唇,随后竟然是生生的将那大柱子含入了咽喉内!
--
  “香儿乖,铁牛哥马上就射豆浆给你喝。”-
-
  那王铁牛面色通红,下身狠狠的抖动了一番,随即一阵享受的模样。-

-  “唔..”-

-  那跪在王铁牛双腿之间的俊俏寡妇有些难受,粉唇中不停的冒出咕噜咕噜的声音,随即雪白如天鹅的脖颈一伸缩,面色羞红的将这些白白的豆浆喝入了咽喉内。-
-
  “香儿,还有一点呢,快,快舔了!”
--
  王铁牛似乎有些不满,他没想到,自己的大柱子上居然还会有雪白的豆浆残屑。
--
  “算了吧,铁牛哥,呃..”-

-  那俊俏寡妇一连三下打了好几个嗝,显然有些支撑不住。
-
-  “怎么,你不乐意?”-
-
  那王铁牛有些不高兴,粗大的双手狠狠按住俊俏寡妇的头颅,随即便是硬生生的弄开了她的嘴唇,一阵怒吼道:“快舔了!”-

-  那俊俏的寡妇有些为难,嫩白的玉手轻轻一甩嫩肩背后的青丝,闷闷不乐的说道:“铁牛哥,你今天的豆浆..有点..有点怪怪的,香儿不想喝了。”-
-
  那寡妇有些为难,正想翻身起来,那王铁牛竟然是生生将下身的柱子塞进了寡妇的嘴唇内。-
-
  “不喝?好啊!我让你不喝!既然你不喜欢我的豆浆,我让你喝我的尿尿!”腥黄色的液体狂飙而出,不断的洒在了寡妇的嘴唇内..
-
-  “不要..唔..不要!”-
-
  那俊俏寡妇跪在王铁牛的双腿之间,此刻却是享受着王铁牛的热尿。-

-  不一会儿,那滚烫的热尿便是蔓延了这名寡妇的身躯,从脖颈到嫩峰,从嫩峰到美臀,最后缓缓的流入了黑色小洞洞之内。
--
  俊俏寡妇的青丝全部湿透,却是散发着腥臭的尿味,整个人仿佛坠入了酒缸一般。那寡妇浑身腼腆赤红,这一刻,她再也没有力气反抗王铁牛的动作了。
-
-  “这就乖嘛!”-
-
  王铁牛揉了揉俊俏寡妇的小脑袋,随即双腿分开,狠狠的骑在了她的娇躯上。-
-
  “铁牛哥,你轻点,香儿好痛。”地上的可人儿一阵喘息,已经是筋疲力尽。
-
-  “香儿,我以后可能不能来寡妇村看你了。”
-
-  王铁牛有些失望,尽管地上的可人儿非常的放荡,但此刻不得不说出这件事情来。
-
-  “为啥?铁牛哥,难道你现在还不是寡妇村的男壮丁?还是说,刘霞姐没有同意这件事情?”那俊俏寡妇有些疑惑,甩了甩沾满腥尿的青丝,整个人一阵慵懒。
--
  “都是那该死的刘霞!还有那个死小子!”-
-
  想起这两个人,王铁牛心中隐隐做恨,他此刻真是恨不得将那刘霞给生吞活剥了!-
-
  “那怎么办,你以后岂不是不能来寡妇村了?”地上的可人儿有些焦急,没想到事情这么快就已经败露了。-
-
  “没事,就算来了寡妇村,也就是恩爱的时间比较多一些罢了,以后想我了,就到西凉村的大槐树下找我!”王铁牛扭了扭身躯,一阵疲惫。
-
-  “咣当!”
--
  稻谷房外的陈世美已经看呆了!裤腰带旁的小灵通突然落下,铃声却是响起了:“葫芦娃,葫芦娃,一根藤上七只花..”这番动静,倒是震惊了屋内的两人。
--
  “糟了,有人在附近!”
--
  地上的可人儿有些窘迫,万一自己被发现,那可就完蛋了!-

-  “难道是那个男壮丁?不好!这小子白天已经见过了我,估计现在就在这附近!”王铁牛神情紧张,没想到自己的好事这么快就败露了。
-
-  稻谷房之外,陈世美一直呆呆的看着这里面的激烈运动,这王铁牛与那俊俏寡妇的恩爱秀真是惹人嫉妒。
-
-  一男一女,竟然敢在光天化日之下恩爱挑逗,而且还是在稻谷房之内!-
-
  那娴熟的姿势,娇嫩的肌肤,令人骨子酥麻的喘息声..陈世美已经彻底惊呆了,自己先前已经在稻子地里见到了王铁牛与这名寡妇恩爱。-

-  没想到这两人淫心不死,居然还敢在寡妇村之内大张旗鼓的干了起来。
--
  “这女的..好猛啊!居然喝了..喝了王铁牛的豆浆!”
--
  陈世美抿了抿赤红的嘴唇,整个人浑身如遭电击一般颤抖,这一刻,陈世美却是幻想起了和嫂子恩爱的画面。若是陈小兰在草庐之中脱光了衣服,那么她会不会心甘情愿的喝自己的豆浆呢?
-
-  还有王铁牛的那招老爷推车,简直是驭女神技啊!如此的娴熟,如此的霸道,简直是一杆长枪扫天下!-

-  双手轻轻一拨金黄稻谷,只见那王铁牛正在慌忙的穿衣服,而一旁的俊俏寡妇也是擦了擦娇躯,随即一甩青丝,整个人也是立马穿好了衣服。
-
-  “看来这王铁牛和这俊俏的寡妇有奸情,先前在稻子地里两人已经做过了一次,没想到现在又做!难怪他想应聘当寡妇村的男壮丁,原来是这个原因..”
-
-  陈世美心中隐隐有了一些想法,不过还是很快的被自己抹除了!没错,陈世美想打小报告,一旦刘霞知道了这件事情,以她的性格和脾气绝对不会容忍这种事情发生!
--
  这样一来,王铁牛以后再也不可能踏入寡妇村。而这个叫做香儿的寡妇,恐怕以后也会遭人唾弃,迟早都会滚出寡妇村!
-
-  虽然让这件事情败露很简单,对于陈世美来说,这就是弹指一挥间的事情。但陈世美并没有这种念头,虽然这个王铁牛已经忌恨自己和刘霞,但现在寡妇村的壮丁乃是他陈世美!
-
-  就算这王铁牛想要竞争,那也是不可能的事情,毕竟刘霞此刻已经对自己非常的信任。-

-  况且还有自己的嫂子作为后盾,这王铁牛能把自己怎么样?倒是眼前的这名俊俏寡妇,和王铁牛秀恩爱便是这么的凶猛,那在木床上,岂不是会更猛?
-
-  “香儿是么?呵呵,看你长得还不错,暂时不告发!”-
-
  陈世美正愁没有手段对付这个王铁牛,眼前这个香儿,倒是令陈世美有了一些独特的想法。也许这个香儿,迟早要臣服在自己的双腿胯下,当然,她也得喝自己的豆浆!
--
  看来这寡妇村并不是什么铜墙铁壁,总有一两枝红杏会耐不住寂寞,迟早都会伸出墙头,探探外面的男欢女爱!眼前的香儿便是这般如此,那其她的寡妇呢?-

-  看来这寡妇村的名头很水啊,说不定暗地里皆都干着见不得人的事情!
--
  “香儿,我走了!”
-
-  王铁牛勒紧了裤子,整个人就像小偷一般,抱头鼠窜的朝着村口急忙的跑去。-
-
  “铁牛哥,慢点,别摔着!”-

-  那年轻俊俏的寡妇倒是颇为的体贴,这副摸样,倒是令陈世美想起了自己的嫂子。-
-
  “看来这香儿也是寡妇村中的一员,估计和刘霞也有一些关系,还是改天问问嫂子去!”陈世美摸了摸下身,没想到却是湿透了一大片,唉!不管怎么说,自己手中总算有了王铁牛的把柄,嘿嘿!-
-
  “时候不早了,我也该回去种田了,若是被刘霞姐逮了个正着,那先前所积累的良好印象可就皆都付诸东流了。”
-
-  陈世美心中有些烦躁不安,这王铁牛明明就是个废物渣子,他凭什么可以搞到那种香艳寡妇?况且那寡妇似乎没有任何的悔意,仿佛她做的这一切,皆都是心甘情愿的!
-
-  “救命啊!有蛇!”-

-  就在陈世美快要抵达田地的时候,却是被一阵尖叫声给震惊到了!只见不远处,在那片肥沃的田地之内有着一名身穿紫色短袖的女子正在挣扎。-
-
  圆滑的臀部好似丰满的果实一般诱人,两条修长的玉白美腿紧紧靠拢,娇躯缩成一团,整个人活生生像一只风吹雨打的燕子。-
-
  “该死的,别慌,我来救你了!”
--
  陈世美并不想做什么英雄,但眼前人命关天,自己却是不得不帮!两步并作三步,飞快的朝田地之中疯狂的奔去,正想拉开这个女人,没想到却是被眼前的蟒蛇给生生震惊到了!-
-
  “真..真的有蛇!”-

-  陈世美吞了口唾沫,眼前的蟒蛇有三十厘米那么长,都快赶上自己的大柱子了!-
-
  “救命,快点救我!”
--
  那身穿紫色短袖的女子一阵惊慌,精致小巧的玉白美足不停的跳动,那番姿态,倒真是惹人怜爱。而眼前的蟒蛇颇为凶横毒辣,不去咬这名女子的小腿,反而是去咬那白嫩嫩的美臀!
--
  不过很可惜,眼前的这名女子也很高,和自己差不多,一米八公分左右!
-
-  在农村,个子高大的女孩真的很少见..-
-
  由于这女的很高,那蟒蛇也是一蹦一跳的,根本咬不着那丰满挺翘的粉臀。
--
  “喝!”-

-  陈世美猛然拔起泥地上的锄头,狠狠一砍,竟然是生生砍死了这头蟒蛇!
-
-  “呼..玛德,终于死了!”
-
-  陈世美两腿一软,喘了口气将那蟒蛇给砍成了四五段,看着便是吓人!-
-
  “喂,等等..!”-

-  没想到蟒蛇一死,那紫色短袖的女子也是顷刻间晕倒!看来这女子先前已经受到了不小的刺激,陈世美突然将蟒蛇杀死,更是让她的神经受到了眩晕。-

-  “轰!”-
-
  一阵沉闷的声响过后,这身穿紫色短袖的女子竟然是倒在了田地里。两座挺拔的娇峰隔着短袖高高撑起,圆润的丰臀紧紧压着秧苗,修长嫩白的美腿紧紧靠拢,几乎是找不出一丝的缝隙黑洞!-

-  眼前的这俱娇躯充满了芳香诱惑,一米八公分的身躯,多么的修长,多么的诱人,陈世美不禁一番感叹!
--
  没想到寡妇村之内居然有着如此保守的女人,光从那修长玉白的双腿来看,陈世美便是能够搞清楚这个女人究竟行过几次房事!
--
  经常有行房事的女人,双腿之间一定会越来越宽,最后变成巨宽,甚至看起来颇为的难看!
-
-  这一点,自然便是常年行过房事的证明,因为爱爱的时候,女人总要分开双腿让男人进去,时间一久,双腿自然就会缓缓分开!-
-
  可眼前的女人,双腿却是闭得紧紧的,恐怕就是拿着放大镜观望,都找不出一丝一毫的缝隙来!-
-
  “这..这是完好无损的纯原装女性啊!”
--
  叹了口气,陈世美已经陷入了观摩之中,脑海内也是不停的淫想!若是和这种一米八公分的女人爱爱,当那修长的美腿紧紧夹住自己的腰部时,那自己该有多么的快活?
-
-  要知道,高个子女人最大的优势并不在胸部,而是在那浑圆的臀部和修长的腿部!男人爱女人的美腿,足足超过了爱女人的头发,每个男人都幻想有着一个美腿老婆!-

-  “唉,我想什么呢,救人要紧!”
-
-  陈世美猛然回过神来,很快便是跑向了那名女子的身旁,双手轻轻一捏,紧紧的抱住了那柳枝般的细腰。
-
-  只感觉柔水划过一般,就在此时,那女子也是猛然睁开凤眼,一只芊芊玉手飞快的抓住了陈世美!
-
-  陈世美双手紧紧的抱住那紫色短袖高挑女子,灼热的双眼直直盯在那丰满修长的玉白大腿上,心中一阵痒痒,下身的大柱子也是开始渐渐火热起来。-

-  眼前这女的下身只穿了一件粉色的超短裤,虽说有些蕾丝,但毕竟看起来还是比较陈旧,因为上面打了不少的花色补丁。-
-
  尽管衣装普通低俗,但这并没有妨碍陈世美的垂涎,在他看来,高挑美女配上破旧衣服才能有乡村寡妇的味道!-

-  颤抖的双手有些微微泛红,手指不经意间就会轻轻碰到那弹性十足的美臀上,陈世美顿时间心猿意马,好生快活。
--
  就在陈世美正准备将她缓缓叫醒时,这高挑女子也是猛然睁开凤眼,随后一只嫩白圆滑的玉手紧紧抓住了陈世美。
--
  “你..你没晕倒!”
--
  见到那高挑芊瘦的女子正紧盯着自己,陈世美感觉有些哑然,难不成这高个子美女事先都在装睡?-
-
  “你..你这个臭流氓!”
--
  那高挑美女见到陈世美的双手正紧紧捏着自己的丰臀,顿时间脸色绯红,十分羞涩,胸前的两座娇峰也是不停的微微挺翘。-

-  “我..你..不是啊!我不是流氓,你搞错了!”
-
-  陈世美语无伦次,显然有些惊慌失措,自己原本是好心好意救这个女人!没想到现在反而被反咬了一口!-
-
  “你不是流氓?那你捏着..那你捏着我的臀部干嘛!”-
-
  高挑美女一阵怒火中烧,嫩白的脸庞极为腼腆,那绯红就好像火烧云一般连绵不断的浮现。-
-
  “啊!我..我不是故意的!”
--
  陈世美颇为的张皇失措,慌乱之中,自己那粗糙的双手竟然是松开了这弹性十足的美臀!
--
  “哎呀!”
-
-  那高挑美女没有反应过来,竟然是一屁股坐到了肥沃的田地上。修长嫩满的双腿缓缓分开,很快便是形成了一个V字形,雪臀挺翘,娇躯正趴在地上一阵颤抖。
--
  “痛死了我了,我的臀,我的臀臀!”
-
-  陈世美不禁面红耳赤,没想到寡妇村居然也有这样的放荡女人,居然敢光天化日之下喊臀臀二字!
-
-  “你怎么样了?快,快起来,给我看看。”
-
-  陈世美颇为着急,毕竟这高挑女人是自己救获的,万一出了什么事情,那自己这个男壮丁的职位可就不保了!
--
  不知道是天意弄人还是老天故意捉弄陈世美,就在自己快要扶起高挑美女的那一刹那,身旁竟然是涌起了一阵清风!
--
  清风飘飘,粉红色的短裙也是翩翩起舞,不断的自清风中荡漾,形成了一道道动人的波纹。陈世美死命的眨了眨眼睛,眸子不禁有些通红,没想到那粉色的超短裙之下竟然有着一根芊细的红绳!-

-  清风的吹拂,让陈世美完完全全看清楚了高挑美女的下方,这一幕,真是让人无比的震惊!-
-
  细长的红绳紧紧绷着雪白的嫩臀,那两个蕾球不停的抖动,仿佛就像嫩白的果实挤出了鲜红的液体一般。
--
  “臭流氓!你..你又偷看我!”
--
  高挑美女面红耳赤,嫩白圆滑的玉手紧紧掩盖住粉色超短裙,被眼前的男子这样偷窥,这高挑美女真是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!
-
-  “咦,燕子姐,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-
-
  就在陈世美左右为难的时候,田地左方却是走来了两名身材娇小的年轻寡妇。尽管个子没有眼前的高挑美女大,但那美熟的身材却是不输给眼前的高挑美女!-

-  走在前面的年轻寡妇颇为俊俏水嫩,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,乌黑美丽的动人马尾,浑身上下也是凹凸有致,丰嫩娇挺的身躯真是惹人心猿意马。
--
  身后的一名寡妇更为青涩,还没有走到前头来,脸部已经是红了个半边!
-
-  浓浓的乌黑秀发紧紧盘在一起,上面插了一根花色的簪子,仿若就像一个硕大的蘑菇一般!
-
-  陈世美扫了一眼三女,这名被称作燕子的年轻寡妇可能是三人之中年龄最大的,而后面的两位青涩寡妇,年龄应该都很小,大概就是十八岁到二十岁左右的样子。-
-
  高挑美女浑身散发着待成熟的韵味,与自己的嫂子相比,除了高度有些超越,其它的特征倒也是相差无几。-
-
  只能说眼前的高挑美女正处于芳香开放时期,娇躯正在慢慢的成长,正在慢慢的蜕变,可以说这高挑美女已经脱离了青春期,从而正式的踏入了少妇的年龄阶段。
--
  而这两名突然出现的年幼寡妇,到更是引起了陈世美的关注,这两人骨子里就散发着青春少女的动人活力,仿佛就像含苞待放的水嫩鲜花一般。-

-  就在陈世美一阵欣赏之时,那两个年轻娇小的寡妇也是急忙扶起了高挑美女,这个时候,陈世美方才回过神来!-

-  “你这无赖,你怎么能够随随便便的偷看燕子姐?她不久前才刚刚死了老公,真是个流氓!”马尾幼小寡妇有些气氛,娇蛮的神情瞬间浮现,好似一个青春美少女。-

-  “就是,你哪来的,寡妇村好像不允许男性随随便便进入吧?”蘑菇发型的俊嫩寡妇也有些愤愤不平,冷冷的目光紧紧盯着陈世美。
-
-  “姐妹们,别吵了!这种色狼,就应该抓到刘霞姐那里去!”
-
-  高挑美女气得执拗不过,狠狠甩开二人,使劲的拍了拍丰臀后方的尘土。-
-
  “我说三位大姐啊,你们可要行行好啊,这天地良心,我陈世美身为寡妇村的男壮丁,我对寡妇村的忠心那可是日月可见啊!”
--
  陈世美立马慌了,锄头一丢,双腿也是有些微微颤抖。
-
-  “那你说,你先前抱着我算什么!我..我可是寡妇!难道你不知道死了老公的女人是不能随便乱碰的吗?”高挑美女脸色绯红,十分腼腆,回想起先前的一幕幕,那真是让人心猿意马,爱意绵绵。
--
  “拜托啊!我那是救人啊!你这个白眼狼,难道你都忘记了?我先前要是不救你,你早就被田地之内的蟒蛇给咬死了!
-
-  再说了,这是我的田地,你来这里做什么?怎么,你也想学城市人那一套,通过马路撞车来讹人?我特么的告诉你,我陈世美不吃你这一套!”-

-  狠狠一挥锄头,陈世美将那肥大的蟒蛇砍成两半,甩到三女的面前,却是引来了一阵寡妇尖叫。
-
-  “燕子姐,我们..好像误会了。”
-
-  马尾寡妇有些窘迫,活生生像一只小兔子,身子缩成一团躲在了高挑美女的身后。那蘑菇发型的年轻寡妇也是极为的恐惧,先前这男壮丁还是胆怯惧怕,怎么一下就突然暴走了起来?
--
  “你..你嚣张什么!就算你救了我的性命,那你也不能偷看我的臀部啊!我..我可是寡妇!”高挑美女面色赤红,大胆而又羞涩的说了出来。
-
-  “你这不是废话吗!我要不捏着你的臀部,我怎么知道你到底有没有被蛇咬伤,再说了,我也得将你慢慢扶起啊!难不成,我一脚将你踹起?”-

-  陈世美一副雄狮模样,咆哮了几声,这三女皆都鸦雀无声!-

-  “世美,你干啥呢?”-
-
  就在此时,背后却是传来了嫂子的嫩爽声音。
-
-
-  【完】